当前位置 首页 > 职场薪闻 > HR社区 > 管理评论 > 陌陌唐岩:我也约网友,年会上谁安排大胸妹谁走人!
陌陌唐岩:我也约网友,年会上谁安排大胸妹谁走人!
作者: 时间:2017/3/15 阅读:31次
2017年3月7日,陌陌发布了自其上市以来最亮眼的一次财报。财报显示,2016年四季度公司净营收2.461亿美元,同比增长524%。更重要的是,一直困扰陌陌的用户增长瓶颈终于突破,其月度活跃用户(MAU)首次突破8000万人门槛,达8110万。

近日因为陌陌第四季财报的出色表现,唐岩接受了某财经节目的专访,他表示:我不是痞子,我也约过网友,不过我是互联网圈三观最正的企业家!

在很多人看来,陌陌CEO唐岩是一个道德感没有那么强,善恶观也没有那么清晰的人。有人甚至说他是一个“痞子”。但实际上,陌陌平台上管理规则严苛,对低俗的容忍度很低。

谈到招人时,唐岩特意强调“三观正”这个词。他透露:陌陌一般都招聘三观正的人,如果市场部门做广告说,“快来下载陌陌,这里有帅哥美女哦”,就会被开除。如果公司年会搞一个大胸妹在那儿的话,负责人第二天就会被开掉。

唐岩直言:“我不喜欢这样,我觉得太low,我个人认为我是互联网圈三观最正的企业家,在这方面我从来没有佩服过哪个企业家,我们从来都没打过灰色擦边球。我们从来都是守法的。我从来没有攻击过竞争对手。”


陌陌女主播

以下是唐岩在接受《财经》专访时的对话整理(有删减)。

《财经》:陌陌自2014年底上市以后度过了很煎熬的一段时间,对吗?

唐岩:我们是在曲线最漂亮的时候上市的,之后互联网红利消失,大河不进水了,在产品上又取得不了突破,整体上到了一个瓶颈期。

《财经》:陌陌是靠直播突破瓶颈的吗?

唐岩:对。我2015年开始想做直播,当时不知道会做成现在这个样子,就觉得我们的人上来很多碎片化的时间没有打发掉。当时想得更多的,就像去后海,在酒吧里呆着的时候,我希望现场有一些轻音乐的表演,我是有意愿付费的。

后来走成现在这个样子,多样化、平台化,之前没有想得特别清楚。当时手头上还有一些更加确定性的事情要做,这个带有不确定性,又没有参照物,所以做起来就拖拖拉拉。正儿八经大规模开始搞还是2016年四月份。拖了一年多。

《财经》:多数大的战略往往会因为拖拉而流产。为什么直播反而做起来了?

唐岩:直播和平台的属性是匹配的,所以它生长得很快。直播最终拼的是留存率。留存率怎样才能提高?比较好的方式是有好的社区氛围。在这方面,我们是通过群组、点对点的社交关系、IM的功能在维系。

另外,陌陌社交属性大于内容属性。直播是我们社交平台上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能而已,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做直播,利润率更高,在流量的采购上,我们几乎没怎么花钱。我们也很敏锐,觉得这个方向是对的就开始了。

《财经》:你有观察过其他竞争对手吗?比如快手、映客?

唐岩:首先我没有其他应用,这些我都没有,什么映客、快手我都没有,我也没装过,也不是他们的用户。这个没有什么可难理解的,为什么要观察?

《财经》:大量平台都在切直播,陌陌压力大吗?

唐岩:对于我们来说,我们并不是一个纯直播平台。其实真正的竞争,是看产品和产品之间有没有发生竞争,比如陌陌和今日头条有没有竞争。比如说手Q有Now直播,那陌陌跟手Q有没有发生竞争?如果这两个产品之间发生了竞争,直播是一定也有竞争的;如果这两个产品本质上没有发生竞争,直播也就没有竞争。这个是要理清的一个概念。

《财经》:如果陌陌没有抓住直播和短视频会怎么样?

唐岩:应该影响比较大。首先内容建设是绕不开的一环,做内容建设,如果不用视频这个载体,靠文字和图片完全不能适应时代发展。视频未来会充斥到社交平台的每一个环节,人的所有五官,视觉上承载的信息量是最大最全的,对还原事物来说非常有帮助。

《财经》:你们在直播上的目标是什么?

唐岩:做到第一名。

“我们一直是守法公民”

《财经》:听说你曾经因为自己在直播中抽烟而被封账号。

唐岩:对。我们的规则比多数平台都要严。

《财经》:有什么规则是你自己定的?

唐岩:烟就是,国家没有定。我们觉得不好看,你点十个直播间,八个里面男男女女叼着根烟,那像什么,不像话。喝酒也不能喝,我们喝啤酒也不让喝。开车不让。在床上也不让,哪怕你睡在那儿,搭个东西,我们也不让。

不舒服,你要播就好好坐起来播,你在床上像什么话。

《财经》:这些规则全部靠人工来审核吗?

唐岩:有些靠人工,有些靠技术手段。举个简单的例子,一个跳芭蕾舞的女孩子,她直播间聊天的内容,相对来说就不低俗,很多人会说“很美”,“主播跳得好棒”;但是穿同样的衣服,跳得不好,希望用某些性征勾引男用户,聊天的内容就会很低俗,“主播胸好大”,“好想摸”,这就会触发关键词,进举报房间。

芭蕾舞的监控不需要进监控画面,下面一说脏话,啪就进了监控画面。这个时候需要人工的判断,舞蹈到底是不是低俗的,这不难判断。

《财经》:陌陌会推荐怎样的主播上推荐位?

唐岩:有些生态是自发的,有些生态是我们在进行引导的——一方面和我们的用户有关,另一方面和我们编辑部的喜好有关。比如做游戏的主播,我们就不太喜欢,所以推荐位上的话他们的权重会降得比较低。

《财经》:那陌陌编辑部喜好什么?那你们喜欢什么?

唐岩:我们喜欢就是还是更符合我们审美的呗。

《财经》:陌陌编辑部一般如何选人?

唐岩:第一还是要看能力和价值观。三观正一点,如果我们HR招聘,说什么“工程师快来,我们这里有萌妹子呀”,那我肯定不会要这个HR,我很反感这种东西。如果我们公司的年会,搞一个大胸妹在那的话,我会第二天就把他开掉。

《财经》:为什么?

唐岩:Low,就这么简单。如果我们市场部门做广告说,“快来下载陌陌,这里有帅哥美女哦”,我就会开掉。我不喜欢这种。我当时说得比较极端,我不允许在广告语后面加拟声词。你说“快来下载陌陌”,是OK的;“快来下载陌陌哦”,我是不要的。

发个微博,动不动什么“主页君”,我说什么破玩意儿。不喜欢,我就不喜欢。我觉得没有必要。如果是一些商业关系,咱们就老老实实讲对错,如果我们错了就道歉,就赔钱,不用说这个。

《财经》:陌陌的容忍度比其他平台更低,为什么?

唐岩:因为我不喜欢。

“我是互联网圈三观最正的企业家”

《财经》:你身上的标签之一——痞子,你认可这个标签吗?

唐岩:完全不认同。我没有任何痞的地方。我有什么痞的地方呢?互联网企业家里面比三观没有人比得过我。

我不认为哪个人做得比我好。可能有跟我差不多的,但真的在这方面我从来没有佩服过哪个企业家。我们从来都没打过灰色擦边球。我们从来都是守法的。我从来没有攻击过竞争对手。我各方面都是OK的。大家如果要这么去认为,那我解释成本太高了。我也不想解释。

《财经》:你现在还打架吗?

唐岩:好多人打过架,为什么别人不是痞子,我就成了痞子?我这么多年,十年就打过一场架,人家打我了,我还个手而已。不就这么个事吗?

《财经》:你在陌陌上约会过网友吗?

唐岩:单独的没有,但是群体的是见过的。

我有一次在吃饭直播,看到的人说那个地方我知道,他说能不能请客吃饭,我当时已经有三四个人在吃了吗,我说随便过来,结果一下来了好几个。有男有女。

《财经》:和网友见面现在还会你带来惊喜感吗?

唐岩:会比以前会降低很多的,以前的话你有时候真的是,我原来那时候玩QQ的时候,好多话是不喜欢跟熟人说的,这也是我用微信用得很少的一个原因。我觉得跟熟人真的更多的就是信息交换,没有可聊的东西。比如说哎,明天要不要一起吃个饭,我说好,哪里,他发个地址给我,完了。反而更多的,比如说聊一部电影的好坏,聊一个心情的感悟或者干什么的,我是根本不习惯跟熟人聊天的。

其实我是很想还原原来早些年QQ的开放性社交网络最好的那部分,我是非常想还原的。

上海人才网

来源:
热门推荐